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国际 >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是李白的霜

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是李白的霜

2019-09-15 来源:中国新闻网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李白,故乡

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是李白的霜 _"每逢佳节倍思亲",中秋月圆,你能否抬头望月,心里满溢着对远方家人的怀念;亦或,你能否在聚会之时,心头却擦过淡淡的忧伤,为马上就要离家而难过……当你慢慢长大,故乡却渐行渐远,但无论身在何处,无论见过几美景,都无法抑止住对故乡的想和念。

故乡,是庇护身心之所,自适自由,聚会美满。

我们由于各种缘由离家,家就像沙漠里的胡杨木、无论走得多远,只需看到它,哪里是方向、哪里是来处。

《隔着千山万水拥抱你》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,来日绮窗前,寒梅着花未?——王维每个人的心里,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。

自得时想到它,失意时想到它。

逢年逢节,触景生情,随时随地想到它。

海天茫茫,风尘碌碌,酒阑灯灺人散后,良辰美景奈何天,洛阳秋风,巴山夜雨,都会情不自禁地惦念它。

离得远了久了,使人愁肠百结:"客舍并州数十霜,归心日夜忆咸阳,无故又渡桑乾水,却望并州是故乡。

"好不容易能回家了,偏又忐忑不安:"岭外音书断,经冬复历春。

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

"异乡人这三个字,听起来音色苍凉;"他乡遇故知",则是人生一快。

一个怯生生的船家女,偶尔在江上听到乡音,就不觉喜上眉梢,顾不得娇羞,和隔船的陌生男子搭讪:"君家何处住?妾住在横塘。

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

"广大的空间,悠邈的时间,都不会使这种感情褪色:这就是乡土情结。

人生旅途坎坷修远,起点站是童年。

人第一眼看见的世界——简直是世界的全部,就是生我育我的乡土。

他开端觉得饥饱寒暖,发为悲啼笑乐。

他从母亲的怀抱,父亲的眼神,亲族的逗弄中开端体会爱。

但懂得爱的另一面——憎和恨,却须在稍稍接触人事以后。

乡土的一山一水,一虫一鸟,一草一木,一星一月,一寒一暑,一时一俗,一丝一缕,一饮一啜,都溶化为童年生活的血肉,不可分割。

而且可能祖祖辈辈都植根在这片土地上,有一部悲欢离合的家史。

在听祖母讲故事的同时,就种在小小的心田里。

邻里乡亲,早晚在街头巷尾、桥上井边、田塍篱角相见,音容笑貌,闭眼塞耳也彼此了然,横竖呼吸着同一的空气,濡染着同一的风习,千丝万缕沾着边。

一个人为自己的终身定音定调定向定位,要经过千磨百折的探求,出路充溢未知数,但童年的烙印,却像春蚕作茧,紧紧地包着自己,又像文身的花纹,一辈子附在身上。

金窝银窝,不如家里的草窝。

但人是不安分的动物,几人仗着年少气盛,横一横心,咬一咬牙,扬一扬手,向依依不舍的家乡告别,万里投荒,去寻觅理想,追求荣誉,开创事业,富有浪漫气息。

人一分开乡土,就成了失根的兰花,逐浪的浮萍,飞舞的秋蓬,因风四散的蒲公英,但乡土的梦,却永远跟随着他们。

"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",这根线的长度,足够绕地球三匝,随卫星上天。

"美不美,故乡水,亲不亲,故乡人",此中情味,离故乡越远,就体会越深。

科学进步使天涯比邻,东西文化的融会交流使心灵相通,地球会变得越来越小。

但乡土之恋不会因而消逝。

"母语是我独一的行李,乡音是我独一能够随身携带的行囊。

"母语、方言是每个人的乡音,有如植入心间的"声"份证,前两年我在新加坡,忽有十几位上了年岁的华人到宾馆来访。

我望见一位老者清瘦、文弱、似曾相识的面孔,心有所动,问道:"你家乡在哪儿?""宁波。

"他一启齿,便依然带着很重的乡音。

我听了,随即说:"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,我老家也在宁波。

"他马上叫起来:"往常就是一家,我们好近呀!"随即急渴渴向我探听故乡的情形。

多亏我头年途经故乡,有点见闻,才不致窘于回答。

他一边听我讲,一边忽而大发慨叹:"全都不一样了,不一样了……"忽而激动地站起来,手一指,叫着:"那是伯伯带我去捉鱼的中央!"然后逼我讲出更多细节,似乎直要讲得往事重现才肯作罢。

我怕冷落了同座其他人,才要转换话题,那些人却笑眯眯摆手说:"不碍事,你再给他多讲讲吧……"他们快乐这样旁听,直听得脸上全都分发出微醺的神色, 似乎与我的这位老乡分享着一种特殊的幸福,那便是得以慰藉的乡恋。

这老乡情不自禁把座椅一步步挪到我身前,面对面拼命问,用力听。

可惜我只在故乡停了一天,说不出更多见闻。

但我发现,我随意扯些街道的称号、旧楼的式样、蔬菜的种类,他也都视如天国珍闻,引发他一串串更多的问题,以及慨叹和惊叫。

我更感到故乡巨大而神奇的力气。

它像一块庞大的磁石,牢牢吸住一切属于它的人们,不论背叛它多久多远。

似乎愈远愈久便愈感到它不可抗拒的引力……张张陌生的面孔埋藏着悠远的亲切。

我在哪里曾经与他们相关相连?唐宋还是秦汉?我想起在黄河边望着它烟云迷漫、波光闪烁的来处,幻想着它万里之外那充溢魅力的源头。

同国、同乡、同肤、同姓,都有一种共同的源头感。

有着共同源头的人,身上必定潜在着一个共同的生命密码,神秘地相牵。

"舌尖上有最顽固的乡愁。

"舌尖上总是保管着家乡的滋味,不论后来用几种滋味,食物,衔接了过去与往常,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